南唐节度使

南唐节度使

清九玄作者

历史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20-09-16 12:06:07

在线阅读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清九玄原创的历史小说《南唐节度使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宁国候,张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张涛迷迷糊糊间感觉耳边有声音传来。 “本侯决意投效吴越钱氏,不知尔等可愿追随!” 说话之人声音极大,张涛一下子就清醒过来,他抬头

《南唐节度使》免费试读

张涛迷迷糊糊间感觉耳边有声音传来。

“本侯决意投效吴越钱氏,不知尔等可愿追随!”

说话之人声音极大,张涛一下子就清醒过来,他抬头一看,顿时吃了一惊。只见说话之人是一名国字脸男子,他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,约莫四五十岁,神情威猛,一双鹰眼扫来扫去,让人不敢直视。

然而令张涛吃惊的是他穿的衣服,那是电视中才能看到的古服!

这人是谁?为何穿着如此古怪?

他念头刚起,一段记忆立刻浮现在脑海中。国字脸男子是南唐宁国侯冯延庭,官职为宁国军节度使,官居正二品,统摄宣州、歙州、池州这三州的军政事务。

南唐?莫非是五代十国里的南唐?李后主灭国的那个南唐?张涛心中一时有些惊惶不定。就算这里是南唐,那眼下又是什么情况?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?

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。这里是宁国候府密室之中,自己是宁国候心腹幕僚,受召前来参会。

张涛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家中睡觉,为何醒来后出现在这里?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?莫非这里是梦境?但是梦境怎会如此真实。

四下里一看,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石室,室内除了端坐的宁国候和站立在他旁边的一名青袍老者外,还站立着十几人,皆身穿古服。而他自己,正是这十几人之一。

“属下誓死追随大人!”

不待他多想,他身边所有人都跪了下去,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站立在原地,顿时吸引了大厅所有人的视线。

张涛脑海中虽一片混乱,却也明白继续站着的话,非常不妙。

他学着周围人跪立在地,口中道:“属下誓死追随大人!”

然而他刚一出口,又愣住了,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如此陌生,拿起手掌一看,全身渐渐颤抖起来,这不是他的身体,这人是谁?

就在这时,脑海中又浮现出一段记忆。

陆原,字尚白,北方人士,因战祸与父母一起逃往南方投奔叔父。父母在逃难中病死,他一路行乞到叔父家,之后勤学苦读,在保大五年考中进士。

张涛呆呆的看着地面,莫非自己……

宁国候视线在张涛身上停留了几秒,说道:

“很好,你等皆是本侯心腹,相信之前对此事也有所察觉,今日是正式通告你们一声,同时将你们部署到各州之中。待三五年后,本侯一切准备妥当,便是你等为本侯效力之时。”

“属下愿为侯爷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众人齐声应道,张涛嘴唇跟着动了动,心中惊惶不安,不知所措。

宁国候微笑道:“非常好,令伯,你说一下人事任命。”

跪在最前面的一名四十多岁的文士拱手称是,站起身来。

他叫柳昂,字令伯,任节度使衙门“判官”职,正五品。他从袖中取出一张纸,看着纸上内容,读道:

“柳旭任歙县县令……葛泰任广德县县丞……陆原任南陵县县尉……”

读完后站立在宁国候一旁。

宁国候道:“这些年来本侯有意空缺这些职位,为的便是今日,本侯今晚便向朝廷上折,想来朝廷不会不允,吏部敕牒过几日应该就能到了,你等回去准备一下吧。”

众人齐声领命,陆续离开密室。

张涛混在人群之中,跟着离开,室外走廊狭窄,还有一段向上台阶,穿过一道旋转石门后,外间却是一间书房。

跟着其他人慢慢行走在候府,张涛此刻已经冷静了许多。这里绝不是梦境,脑海中时常多出的记忆应该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陆原的。而他,虽不知是什么原因,却成为了这具身体新的主人。

他脑海中又产生了新的疑问,既然自己占据了这具身体,那身体原来的灵魂跑到哪里去了。还有,自己身为张涛的那具身体现在又是什么情况?

就在这时,一名留着胡须的男子靠近他,皱眉道:

“尚白兄,你刚才是怎么回事?关键时侯为何迟疑?”

张涛偏头看去,脑海中立刻出现关于胡须男子的记忆,他叫郑行,字展源,是一名举人,和陆原在某方面还算聊的来。

张涛按下思绪,回道:“今日身体有些不适,头疼欲裂,反应才慢了些。”

郑行摇头叹了口气: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
……

候府密室中,柳昂和另一名叫庄毅的男子留了下来,二人跟随宁国候多年,最得信任,分任节度使衙门中的判官和掌书记,掌书记官职为从五品,柳昂拱了拱手,说道:

“侯爷,陆原刚才神情有异,不可不防。”

“本侯也没料到他会是那种反应。按理说,朝廷不用他,只有本侯能给他前途,他没理由背叛才对。”宁国候看了一眼青袍老者,问道:“魏老,你怎么看?”

青袍老者姓魏名安,是昆仑派宿老,多年来负责宁国候的安全,极得信任,听到问话,他沙哑着声音道:

“陆原刚才心跳速度极快,甚为可疑。”

他在江湖上是超一流的高手,耳目远胜常人,能听人心跳。

宁国候眉头皱得更深,他手下幕僚虽多,但进士出身的人才却只有两名,陆原便是其中之一,跟随他虽只有两年,却被视作心腹。

一般的进士前途大好,自不会给他做无品无职的幕僚,若就因一次猜疑,自毁良才,实有些不忍心。

柳昂瞧出宁国候还在犹豫,再次进言道:

“侯爷,不可因小失大啊!”

“那依你之见,如何处置?”宁国候沉声问道。

柳昂单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:

“除掉此人,消除隐患。”

宁国候闭上双目,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搓着额头。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,每当遇到犹豫不决之事,便爱这么做。

密室墙壁的油灯上,豆大的火苗时不时跳跃着,散发着迷离的光芒。

宁国候细细思索,已然拿定了主意。他并未直接说出,目光望向庄毅:

“子才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庄毅双目低垂,说道:“卑职以为侯爷不可因一人而毁去爱才之名。”

宁国候微微一笑,不再多问,吩咐起来:

“令伯,你派人去陆原府中,告知他不用去南陵县赴任了。魏老,你派一人暗中监视陆原,只要发现他有背叛本侯迹象,便想个法儿,让他悄悄死在家中吧。”

……

出了候府,张涛茫然的行走在大街上,街边商贩的吆喝声,茶桌上商旅的笑谈声不断传入耳里,让他有些不真切之感。行尸走肉般走了几个时辰,他双脚酸麻难耐,腹中饥饿,情绪也渐渐产生了变化。

弄不明白的事情不如暂且放下,眼下还是考虑一下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吧。

找了一间茶棚坐下,张涛整理起陆原的记忆。

陆原是一名极为自卑之人,从小父母双亡,由叔父叔母带大。叔父也是北逃而来,叔母是小商之女,因此一家人过的并不算太宽裕。

后来多了陆原这张嘴,又给全家添了负担。

住在叔父家中时,叔母虽一直不喜他,但叔父一直待他很好,直到六年前叔父和叔母生有一女,之后叔父对他的关心也分出一半到女儿身上,因此陆原从小就对这个表妹十分讨厌。

他不肯向命运屈服,虽只在儿时读过半年私塾,之后却一直偷偷在私塾外偷学。私塾夫子见他好学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陆原勤学苦读,每日只睡两个多时辰,除了干活,剩余时间全用在读书上。

如是过了多年,陆原终于一鸣惊人,在保大五年考中了三甲进士,还被时任尚书令的陈安看中,拜其为师。一时风光无限,家境渐实。

叔父叔母对他态度也是情随事迁,变得极好,不过陆原对叔父一家心怀怨恨,入京后便少了往来。

 

南唐节度使

清九玄作者

历史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《南唐节度使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